第一文学城

【都市偷香贼】 第286章 水土不服的侠义

第一文学城 2023-01-23 03:05 出处:网络 作者:snow_xefd
字数:6571 本文免费章节首发于阿米巴星球、第一会所、禁忌书屋、天香华文及东胜洲关系

字数:6571

本文免费章节首发于阿米巴星球、第一会所、禁忌书屋、天香华文及东胜洲关系
企业。

发售部分每月15号于阿米巴星球冲刺。感谢大家支持~

转载请尽量保留此段。多谢。
***********************************

  需要商量的事情还很多,而且,重症病房也不允许太多人同时探视,接近午
夜的时候,韩玉梁再次单独跟着薛蝉衣来到了区医院。

  就像是有什么象征意味,韩玉梁迈入病房的那一刻,时钟刚好走到了周六零
点。

  雪廊动用了人脉和一笔不小的支出,值夜班的专业护工已经把苏醒的易霖铃
照顾得相当不错,他走进来的时候,她那双乌黑的眼睛跟着他转动了半圈,苍白
但并不太干涩的唇瓣弯曲出一个很亲切的浅笑。

  “韩小贼,多谢你。”

  “能说话了?”他坐在床边,柔声问道。

  那个护工清好尿袋,就很礼貌地出去关上了门。

  易霖铃的嗓音低柔了很多,还略有些哑,不过能听得出来,韩玉梁几次探视
给她输送的功力没有白费,底气明显比正常的重伤病号要强得多,“嗯,可以了。
其实……你上次给我疗伤,我就已经有感觉了。只是身上特别难受,怎么也睁不
开眼。多谢你,在我这儿耗费了那么多真气。我现在才知道,江湖传言有多可怕
……”

  “不。”韩玉梁摇了摇头,正色道,“传言中许多事都是真的,我的确是个
淫贼,我豁出内力救你,也是为了你康复后能和我约会。”

  她唇角的弧度更大,“你什么时候也变成萝莉控了?”

  “我从来都是老少咸宜生冷不忌。”他敛去目中戏谑,诚恳道,“你要真想
谢,就多谢春樱吧。没有她,我想……咱们大概是没机会这么和和气气坐在一起
说话的。更别说让我大伤元气为你保住武功了。”

  “我会好好谢她的。只是……我还有事要求她,求你,求你们……帮忙。等
到都了结了,我一并感谢。”易霖铃垂下视线,轻声道,“你……应该能猜到我
是被谁伤成这样的吧。”

  “陆雪芊。”

  她的眼中泛起明显的悲哀。

  她本就是个样貌天生就颇为稚嫩的少女,如今体重大减骨瘦如柴,之前的蓬
勃朝气散了个干干净净,到很是有了点楚楚可怜的味道。

  “嗯,就是陆雪芊。我……怎么也没想到,她竟然能让我落到这个地步。”

  即便情绪上很明显在排斥讲述那段回忆,身体也非常疲倦并不适合多说话,
易霖铃还是眯着眼睛缓缓把发生的事简略地告诉了他。

  易霖铃通过沈幽的渠道知道了陆雪芊变得极其不对劲,便安排好自己的事情,
动身来到新扈。

  她与陆雪芊的交情不算太好,但终归曾经是同道中人,也并肩作战过几次,
在这种陌生的新时代,起码算是他乡遇故知,总该比一般朋友亲近。

  她觉得,应该不会动手,就算真动手,也是她赢面更大。

  她费了好大力气,不惜凌晨在空无一人的街道上喊起了当年江湖正道联手时
常用的切口,用了足足一个多星期昼伏夜出,才算是被陆南阳领去见了陆雪芊。

  即使已经知道到来这里的时间存在巨大的差异,这对易霖铃来说,依然是一
场和熟人的久别重逢。

  起初谈得很融洽,陆雪芊看不出有什么异样的地方,不过易霖铃感觉得到,
她对这个新时代适应得很糟糕。

  说着说着,话题转到了韩玉梁身上,易霖铃的本意是通过韩玉梁的现状,来
向陆雪芊说明人改过自新的可能性和重要性,以及在这个时代,克制过于极端杀
意的必要性。

  陆雪芊沉默了很久,然后,就在陆南阳进来给她们倒热水,易霖铃出于礼貌
起来接的那一刻,出手了。

  被寒风拂雪这样的剑法抢到先机,就已经输了一半,更何况,易霖铃根本没
有任何防备。

  这三年的都市生活让她的武功进步了许多,但江湖经验积累出的警觉和谨慎,
也被这世界的和平消磨了七分。

  当时她唯一的胜算,就是及时出手胁持陆南阳。

  如果是韩玉梁,肯定会这么干。

  可惜,易霖铃骨子里的祖训,叫她无法对无辜的普通人随意出手。

  于是,她中了两剑三掌。

  内伤加上外伤,再也没有任何抵抗能力的她,就这样被陆雪芊搜身拿走了所
有东西,绑起来关在了房间里,度过了人生最漫长也是最无助的一段时光。

  吃喝拉撒,都是陆南阳过来帮忙,制服她后,陆雪芊就没有再过来跟她说过
一句话。

  “那你最后是怎么从楼上摔下来的?”看易霖铃闭上嘴停住了话头,韩玉梁
皱眉思索片刻,疑惑道,“那破地方虽然没有防护窗,可你下来的时候,也没见
绳子绑着啊。”

  “陆南阳。”她略有开裂的嘴唇中滑出一声气音,犹如叹息,“那姑娘好心
过来放我,说是……陆雪芊出去办事,不在。可没想到,陆雪芊办事不顺,又折
返回来了。我听到门响,心想再被她们关下去,就当真是没有活路了。于是……”

  “那你为什么不抓陆南阳要挟她?你应该看得出来那两人是什么关系才对。”
韩玉梁索性把话挑明,“第一次不出手可以说是托大,这一次你不挟持她选择跳
楼,该说你迂腐么?”

  不料易霖铃微微摇头,道:“因为我知道没用。陆雪芊……如今已经不正常
了。她变了,比你的变化还大。你从一个邪道淫贼,变成了半黑半白的清道夫,
而她……却从正道女侠,变成了一个仅剩不多理智的杀人狂。”

  “哦?”

  “她就像是把除恶务尽四个字刻在了脑子里,刻得太狠,刻伤了脑筋,当她
进入那种……我也说不太清楚的状态时,就会像变了一个人似的。我觉得,那种
情形下,她很可能会不惜杀掉陆南阳,也要把我这个挟持者‘除恶务尽’掉。”

  韩玉梁托住下巴沉吟道:“这段时间,应该就数你见她最多。小铃儿,你能
估摸一下,她到底为何会变成这样么?”

  “她心理出了问题。”

  “我当然知道她心理出了问题,问题是这问题是怎么来的?”

  易霖铃颇为诧异地望了他一眼,“你……就没有过这种时期么?”

  “什么时期?”

  “刚来到这个陌生的时代,什么都不一样了,什么都看不懂了,什么都不会
用了,这种时候,人的心理是非常脆弱的。”

  “当然有。”韩玉梁浓眉一拧,道,“所以我也谨慎观望适应了很久,最后
敌不过春樱的魅力,才决心铤而走险去找容身之处。陆雪芊一来就有陆南阳陪着,
怎么想……也会比我的情况好吧?”

  易霖铃摇了摇头,“不一定,陆南阳帮她适应太快,接触这世界太全面太早,
反而不是好事。”

  “陆南阳把她保护得很好吧?她深居简出,吃穿住用都不必发愁。我要是一
来这儿就能跟春樱认识受她照顾,那我适应这世界的速度绝对只会更快。”

  易霖铃还是摇头,“别废话,这世界对你来说好适应得很。你刚来这儿……
肯定高兴得不行吧?要是赶上热的时候,满地走的都是衣不蔽体的小姑娘,现代
女孩子还都会打扮,你哪儿还能顾得上别的。一了解环境,你不就精神抖擞去祸
害人家春樱了。陆雪芊和你可不同。”

  “哦?我没记错的话,她也是一来就跟心上人同居了啊,天天只羡鸳鸯不羡
仙的日子过着,和我的不同,在于她比较专一性取向还符合你的审美么?”

  易霖铃不屑地反驳:“我喜欢看的是男男,百合我也有些兴趣,但蕾丝边…
…暂时不在我的好球区。”

  “百合和蕾丝边不一样么?”

  “严格来说不一样……等等,”她无奈地笑了笑,“别跑题了,说回陆雪芊。”

  “好吧好吧,说回陆雪芊。”

  “她如果心理出了问题,那么……我多少能理解一些。”易霖铃控制着面部
的肌肉,让自己尽量显得严肃,“因为我刚刚懂得上网,从那个可怕的信息渠道
了解这个世界的时候,就无比痛恨自己的无能。”

  “我也痛恨过自己的无能,”韩玉梁不想让她拖着病体还心情这么沉重,故
意笑道,“网上那么多黄片,我整夜不睡把练功的时间都用上,竟然这辈子都看
不完。庄子说,吾生也有涯,而AV无涯。以有涯观无涯,殆已!”

  “你……”易霖铃绷不住脸,可身上又是伤又是各种管子线的,又不想笑出
声,一下子表情变得有些怪异。

  韩玉梁伸出手握住她的腕脉,送一股柔和真气进去帮她镇定,这才道:“不
逗你了,你说吧。”

  “我们风餐露宿行走江湖,好好的姑娘经常把自己弄得灰头土脸,追凶缉盗
什么苦都要吃,为的是什么?就是行侠仗义,铲尽天下不平。”她的眸子转向窗
外,似乎在回味自己短暂的武林生涯,“那个年代,没有电话,没有网络,大家
只能游侠四方,主动去找各地的恶徒污吏,为受了冤屈、损害的百姓,讨一个公
道。”

  “我知道。”韩玉梁颇为严肃道,“你们学了一身本事不为私欲,我心里其
实是佩服的。你们这些女侠只要不是逼我逼得太过分,我大都愿意网开一面放过。
即使真逼得紧,我拿了自己想要的,通常也都放了。”

  “比如玉清散人?”

  “嗯。”她屄是挺紧的。

  易霖铃懒得深究这些,她还不知道任清玉如今的状况,径自往下说道:“所
以,我们如此惯了,遇到不平事,就总想主动去管一管。而网上……几乎每一天、
每一个小时……都有各种恶意被揭露,甚至,是直接展示。我们习惯无条件站在
受害者一边,因为过往即使遇到过恶意坑害的,都是当面鼓对面锣,不难逼问出
真相。”

  “有那么一段时间,我每天几乎有六、七个小时泡在网上,把范围锁定在我
比较熟悉的周围,一条一条浏览那些委屈和控诉,浏览那些肆无忌惮的恶意攻击,
韩贼……你可能体会不到那种无力感在心里积累的味道。我知道大部分人都罪不
至死,有些就是蠢,或者说小坏,就是因为生活不美满或者纯粹的恶意而在借机
宣泄,键盘敲下几个字,是不需要负多大责任的。还有些让人看了就怒火中烧的
恶棍,利用权柄打压受害者的控诉,可反而是他们这些该杀的,让我搜集不到足
够的情报。”

  她沉默了几秒,似乎是回想起了那段时间的心路历程,眼中的杀气变得无比
阴郁,“我那会儿真的冒出过很可怕的念头,我在想,这个世界并不熟悉我,我
在这里,和以前一样,有能力以武犯禁,我尽可以大杀特杀,让那些欺凌弱小的,
仗势欺人的,无耻下流的,庸碌愚蠢的……都给我死。”

  最后四个字她说得很轻,但落在韩玉梁心里,份量却很重。

  高速流转的信息,不仅降低了人们彼此之间交流的难度,也一寸寸铲平了大
部分人情绪的护城河。

  一份恶意可能只是小小的石子,但成千上万份恶意,可能就是能将人砸烂的
巨石。

  或者,用更直观的例子,易霖铃和陆雪芊在她们的时代行走江湖,遇到登徒
子调戏良家妇女,只要上去教训一顿,事情就了了,仗义之举完成,她们的情绪
也就找到了出口。

  而在这个时代,每时每刻都有数以万计的人在信息的高速公路上随便调戏、
辱骂、构陷她人,在有些圈层中,那样的声音甚至才是主流。

  她们教训不到那些人,作为古代的穿越者,打字对骂互喷当然更加不是对手。

  那么,找不到出口的愤怒,就只能在心里积蓄。

  易霖铃勉强扯动嘴角露出一个微笑,“这也是我后来把自己以另一个身份曝
光在网络上的原因之一,我家祖上从来没有回避过这种庸俗之恶,我的承受能力
还好。那些不受惩治的大奸大恶我依然没什么办法,但其余的噪音,我主动置身
其中之后,总算渐渐学会了适应。有时心情不好,还会披上马甲去别的网红下面,
找说话不好听的傻屄放开了互喷一顿,挺有效的。”

  她看着韩玉梁的眼睛,轻声道:“陆雪芊不行,她的性格……太极端了。同
样的门槛,我摔倒后费劲爬了过去,可她,已经头破血流,转而找斧子开始劈门
了。她那样的人,其实永远都学不会上网才是最安全的。”

  韩玉梁颔首道:“原来如此,难怪……陆南阳要冒着风险在暗网上给她找能
保密身份的心理医生。正义感过剩的家伙,冷不丁被扔进恶意浓度太大的池子里,
一下没浮起来。”

  “从她向我出手时候的状态来看,”易霖铃闭上眼,想要隐藏住里面的难过,
“她还没到彻底疯狂的地步。但距离那个阶段还差多远,就很难猜测了。也许,
一件事,一个人,一句话,她就彻底掉下去,再也回不来了。”

  韩玉梁缓缓道:“倒也未必,根据我们的调查估计,陆雪芊并不完全是自己
掉进去的。”

  “哦?”

  “她背后应该有人在推波助澜。”他先将最近发生的事情一桩桩讲了出来,
跟着沉声道,“她的身手经过峪口的案子之后已经相当于曝光了,应该有什么打
她主意的人,趁着她这段时间精神状态不稳定,对她出手了。”

  易霖铃的精神一振,“对,我先前也在怀疑这一点,黑街那几次大屠杀就显
得特别反常,我被抓了之后抓紧一切机会问过,可……陆雪芊不理我,陆南阳只
是摇头,说她没让陆雪芊接触过什么危险人物。”

  “那还不简单。”韩玉梁笑道,“陆南阳不会觉得是危险人物,又能把陆雪
芊逐步控制在手中的家伙,随便一推算,就该知道是什么人了吧?”

  “她找的心理医生!”

  他点了点头,颇不甘心地想,绕了一圈,最后还是沈幽主张调查的方向比较
有用。陆南阳接受建议带着陆雪芊治疗心理问题的那个医生,就算不是幕后黑手,
也一定是幕后黑手的工具之一。

  可问题是,大劫难之后全球范围内的民众都广泛存在轻重程度不一的心理问
题,大重建期间爆发的能源危机让当时还是孩子的这一代小年轻也都有一些大大
小小的心理阴影,这导致心理医生成为大小医院的标配,私人咨询门诊也几乎随
处可见,数量大概仅次于发廊和便利店。

  即使排除掉陆雪芊没有可供录入系统的真实身份证明所以无法就诊的大医院,
她能去寻求帮助的地方也多如繁星——从峪口那次事件来看,陆雪芊和陆南阳具
备长距离移动能力。

  叮嘱易霖铃好好休息,韩玉梁给她收着劲儿疗伤一番,跟薛蝉衣往回折返。

  这次他很谨慎的保留了三成左右的功力,他总觉得,凌晨、薛蝉衣这两个要
素已经凑齐了,保不准,和上次一样的袭击还会重演。

  他这充满玄学味道的猜测,竟然还真蒙对了。

  依然是薛蝉衣开车顺路磨练驾驶技术,这次才到第一个十字路口,旁边一辆
停着的货柜车上,就随着一声喇叭呼啦啦开门冲下来了两位数的人。

  看他们手上最华丽的武器是西瓜刀也知道,这帮人应该又是那个藏头缩尾的
“天火”部下从暗网匿名雇佣的打手。可怜的是黑街因为陆雪芊的事人人自危,
没有外来武器装备提供的情况下,这群打手看上去更像是不良学生打算聚众斗殴。

  有点心疼上次事情后的修车费,韩玉梁犹豫一下,道:“知了壳,老规矩,
别下车,锁好门。等我回来。”

  “需要通知春樱吗?”薛蝉衣拿出手机,很淡定地问。

  “不用。不过你可以先把号码调出来,如果我被干倒了,就通知一声。”他
笑了笑,自信道,“不过这笔话费你应该能省出来。”

  三成功力在身的韩玉梁,对付这种拿刀砍人都不知道往手上绑的生瓜蛋子,
绰绰有余。

  不过看地上躺着哎哟哎哟乱叫的那些家伙表情也知道,指望从他们身上审问
出什么应该是白搭,他索性很阴很地撂话,道:“回去告诉你们的雇主,有什么
事儿,冲着我韩玉梁来,薛大夫悬壶济世,今后少用这种不入流的手段!”

  同样的事情发生了两次,他之前单独来医院探望易霖铃就没遇到过袭击,这
就让人很是疑惑,薛蝉衣一个一心治病救人,连社交关系都没空维护的好医生,
为什么会得罪“天火”那样的组织?

  还有之前的恐吓信,难道和如今的情况有千丝万缕的联系么?

  回去之后大家都休息了,周日早晨,事务所加班开会,韩玉梁才把遇袭的事
连着易霖铃那边说的信息一起告诉同伴。

  葛丁儿在旁边听得面如土色,一副随时可能晕过去的样子。

  叶春樱、许婷的神情也都变得十分严肃,只有任清玉对“天火”完全没什么
概念,在旁一边吃早餐一边担心陆雪芊。

  “有病人要来输液了,我先去前面。”薛蝉衣起来欠了欠身,很淡定地离开,
就像是之前讨论的恐吓信其实是写给葛丁儿的一样。

  “既然两件事很可能有关联,我看……咱们还是别太忽略那两封恐吓信得好。”
叶春樱最后拿定主意,“汪督察这两天就要回来了,等她回到岗位,我就把两封
恐吓信交给她,让她安排人对那证据做个鉴定,不管什么蛛丝马迹,找到一点是
一点。”

  许婷点了点头,“没错,我想了想,咱们之前是太大意了,总觉得没有出什
么事儿,像是恶作剧。要万一不是呢,恐吓信可是神不知鬼不觉就进了咱们家啊,
再来一次,我跟叶姐就要商量加装摄像头了。老韩,小心到时候拍到你啊。”

  韩玉梁满不在乎一笑,道:“拍就拍咯,趁着年轻留点纪念,也不错么。”

  许婷一眯眼,轻笑了一声,“你说的……倒也有点道理诶。”

  叶春樱在她膝盖上轻轻拍了一下,脸颊微微发红,“别盘算什么奇怪的事情
啊,信息时代隐私的安全性很不可靠的。”

  “我自己弄个硬盘不联网存起来,总不能进个小偷顺走了吧?”许婷笑呵呵
把手往纤细的腰上一搭,“人生可就这一个二十岁……”

  没想到她真动心了,韩玉梁心里顿时有些雀跃,一想到将来说不定能一边看
真实录像一边实操,裤裆里那个小脑袋当即就兴奋地晃了晃。

  等到散了,他才注意到,葛丁儿的情绪简直是沮丧到了极点,耷拉着肩膀,
魂不守舍。

  午后,叶春樱去小睡养护脑细胞,许婷、任清玉各自在卧房练功,韩玉梁在
书房悠闲浏览资讯顺便下载小黄片的时候,答案出现了。

  葛丁儿敲门进来,反手锁上,斗败的公鸡一样垂头丧气过来坐到他身边,嗫
嚅片刻,交了底。

  “那两封恐吓信……其实都是我放的。”



0

精彩评论

暂无评论...
验证码 换一张
取 消

图文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