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文学城

【原神同人 刻晴小巷发情】【作者:飘雪】

第一文学城 2022-12-29 03:06 出处:网络 作者:ppaaoo
作者:飘雪 字数:11940   伴着漩涡魔神重新沉入黑暗的海底,璃月再次恢复了平静。劫后余生的喜悦
作者:飘雪
字数:11940


  伴着漩涡魔神重新沉入黑暗的海底,璃月再次恢复了平静。劫后余生的喜悦
暂时压过了帝君离去的悲伤,七星也举行了一次小小的庆功宴,抛去之前的不快,
在宴席上互相争相劝酒。几杯酒下肚,玉衡星刻晴感到头晕乎乎的,醉眼朦胧间
仿佛看见了那个拯救了璃月的金发少年,那个与飞行萌宠一起逛街的他;那个为
璃月民众跑前跑后的他;那个群玉阁上刺出惊天一剑的他;那个微笑着让让自己
帮忙贴寻人启事的他………哎,原来我已经,喜欢………刻晴晃了晃头,眼前的
金发少年消失了。也是,他如同自由的风一般,四处寻找着妹妹的足迹,拯救了
璃月后便很快踏上了旅途,哎,好想再见到他啊!想到这,刻晴又猛灌了几杯,
也许是喝得太猛了,肚子里仿佛有一团火在烧灼,她离开了宴席,想到璃月的码
头上吹吹风,清醒一下。凉爽的海风吹拂着刻晴一对可爱的马尾,微风的轻拂让
她清醒了许多,看着远处船上的灯火,她默默地为远行的旅者祝福,随后准备离
开,这本是个完美的夜晚,如果她没有与那个人撞上的话…………「哎呀!」刻
晴与一个黑影撞了个满怀,头重脚轻的她径直撞翻了旁边的杂物堆,失去平衡的
杂物们倾倒在了刻晴娇小的身体上。

  刻晴从杂物堆里钻了出来,一把扯下脸上的抹布,一边擦拭着被染料弄脏的
上衣与黑丝,一边寻找撞倒自己的冒失鬼。「哎呀,谁这么不长眼。」声音的来
源是一个精壮汉子,他还保持着仰天躺倒的姿势,身上那醉醺醺的酒气即使离着
八丈远也能闻到,岔开的双腿间隐约能看见迷之突起。看着他这副样子,刻晴就
感到气不打一处来。「臭小子,大晚上的乱窜什么,撞到人不知道说对不起吗?」
说着,刻晴走到了那人的面前,微微倾身,看着眼前的醉鬼。「呸!是你自己不
长眼,撞到了小爷,的,的,身上,快滚嗝……」这人五官还算端正,但是依然
是一副不清醒的样子,不等刻晴擦掉被他啐到脸上的唾液,又打个一个恶臭的酒
嗝。「好啊,我今天非好好教训教训你不可!」对比着自己的心上人,刻晴看着
这醉鬼越发感到恶心,和他比起来,你就是个垃圾,废物!在酒精的作用下,刻
晴的动作大胆了起来,鬼使神差地一脚踩在了醉汉的一柱擎天之上,黑丝美足隔
着短裤摩擦起了对方的阳具。

  「啊啊!你个臭丫头竟敢踩小爷的屌!」这个男人也是口无遮拦,看来醉的
不轻。起初还想反抗,但烂醉如泥的身体被刻晴的小高跟用力一踩,又跌回地上。
刻晴的醉意其实也差不多,要是现在换成自己被踩着估计也爬不起来。

  「你这种地痞流氓就是欺软怕硬,对抗外面的魔物没本事,欺负老实人就来
劲。看我……今天不好好教你做人!」说着,刻晴又是用力一踩。

  「唔啊!」下体的疼痛感让那人似乎恢复了些许力气。「你个臭婊子!」他
抓住刻晴一条腿,用力一拉。刻晴也应声倒地,「小爷阿勇的大名整个码头谁人
不知谁人不晓,今天竟然遇上你个倔娘们儿……我要把你……把你……」带着一
身酒气,阿勇爬向倒在一旁的刻晴阿勇一手抓向刻晴的头发,发狠般地将紫色的
双马尾绕着手缠了一圈,另一手用力地抽了刻晴两个耳光。「小贱货,你还凶不
凶了,啊?小心小爷办了你!」

  「啊!你个蠢蛋!」刻晴一边挣扎一边也抓住阿勇的短发,手指都插进他的
发根里。膝盖也抬起顶住阿勇的肚子不让他的身体压上来「知道我的………啊!」
看着呲牙咧嘴的阿勇,刻晴还没来得及嘲讽,便感觉到两根马尾的发根部一阵爆
裂的疼痛,眼泪夺眶而出,眼前的阿勇也变得模糊了起来。

  「混蛋……混蛋!」刻晴从没受过这等羞辱,攥紧右手,一拳打在阿勇脸上。
「唔啊!」毕竟是能猎杀魔物的存在,手劲儿肯定不小,阿勇结结实实地挨了一
拳,被打了个踉跄,后退几步。

  「臭娘们儿……劲儿还挺大……」

  「连我一拳都受不了,你这种男人真是垃圾!」

  「混账!敢和小爷比比力气吗?」

  「来呀!」

  下一秒,两人同时扑向对方,四只手紧握在一起,十指交叉相互角力,两人
鼻子都顶在了一起,互相恶狠狠地看着彼此四目相对,角力一时间陷入僵局。阿
勇虽然不是什么作战人员,但是在码头边长期的干粗活也让他有着不输一般人的
力量。粗糙的大手与白皙的小手十指相扣,互相握得越来越紧,两人的身体在不
知不觉中也靠的越来越近。刻晴感到一阵火热,是这个混蛋的体温吗?我们已经
………这么近了吗?趁着刻晴走神的功夫,阿勇一个跨步,将左腿插入了刻晴的
两腿之间,意图绊倒刻晴,感受到自己的大义,刻晴一阵恼火,急忙也将左腿插
了进去,两人一拌,便一起滚入了旁边的杂物堆中。

  杂货堆溅起一片烟尘,让两个纠缠的身体更加分不清谁是谁。两人用女人的
方法斗殴,一边抓着对方头发一边抓对方脸。翻滚中,四条男腿和女腿互相缠绕,
一边用膝盖互顶对方下体一边又尝试夹紧对方。再往下的四只脚也互相乱踢,刻
晴精致的小高跟和阿勇的粗布鞋也很快被踢掉,黑丝女脚和男人赤脚互相摩擦一
大一小两个身影不断地翻滚着,交替着体位,无论谁在上面,不锤对方几拳,也
会狠抓对方两把,然后就被愤怒的对方甩下去。「啊!」不知道是谁在翻滚中撞
上了柱子,随着一声惨叫,两人的翻滚停了下来,他们侧躺着搂住对方,一手从
背后扯住对方的头发,一手搂住对方的腰,掐住一块肉拧来拧去,四条沾满灰尘
的腿也像两条蛇一样紧紧地缠住彼此。

  「打架像个女人一样,你是不是男人?」

  「贱女人,你……」

  「呵呵,也是,像你这样无能的废物也会在女人身上发泄你的自卑了」

  「呸,穿得这么骚是出来卖的吗卖弄风骚的婊子也配来笑话别人?」

  「多说无益,继续滚,敢吗废物?」

  「来就来,贱货,怕你不成!」

  被戳到痛处的两人继续翻滚起来,这次他们的翻滚更加野蛮粗暴,在布满杂
物的地面上翻滚让两人苦不堪言,但是在对方面前,谁都不愿意喊出声来。

  两人很快又变成了侧躺的姿势,刻晴和阿勇一边拉扯对方的衣服一边慢慢蜷
缩起身子,互相对着对方下体就是一脚!

  啊啊啊啊!

          两人捂着自己的下体疼的满地打滚

  「臭婊子,老子今天一定要办了你!」

  「就凭你这种智障?给我舔脚还差不多!」

  「操!衣服都脏了,博来老板要是知道了非骂我不行,敢不敢找个安静点的
地方斗?」

  「好呀!正好我还嫌脏呢!」

  不知是醉意还是别的什么心情,两个人肩并着肩走在路上,十指相扣,身子
也贴的紧紧的,仿佛一对恩爱的情侣。但实际上,两人都死死的扣着互相的手不
让对方逃跑,两人也以杀死对方的眼神时不时互相盯着,很快,他们来到了一家
豪华的饭店「两位,几间房?」所幸前台的小姑娘没有仔细看,不然玉衡星与某
男性开房恐怕会成为璃月第一大劲爆新闻了。「一间!」两人异口同声地喊到,
拿了钥匙,急匆匆地便进入了房间。进了房间,「臭婊子,赶紧把衣服脱了,爷
这就办了你!」阿勇率先脱光了全身的衣服,露出了健硕的肌肉。下半身那条黝
黑的鸡巴早已一柱擎天,从两条粗壮的毛腿间挺立而起,剑指刻晴,好吧,事实
上,在遇到刻晴那一刻起,他的大剑就没软下来过。

  「脱了衣服也不是我的对手,看我一会儿踩烂你那根臭鸡巴!」刻晴背过身
去,一件一件褪下衣衫,沾满灰尘的上衣落地,露出少女的香肩,娇嫩的肌肤水
嫩可人,雪白中带着点点红晕,吹弹可破的皮肤很难让人相信她还有这着强大的
武力值。不带任何的迟疑,刻晴一把扯下了她的胸罩,饱满充实的美丽乳房轻轻
弹起,虽然不大,但是坚挺浑圆。下体的馒头小穴也略有湿润,在黑丝之中若隐
若现,如同精雕细琢般的朦胧轮廓让人感觉血脉喷张。看的阿勇两眼放光,鸡巴
又粗了一截。

  阿勇的皮肤不算黑,但和刻晴白皙的皮肤一比,又略显深暗一些。

  两人打量这着对方的身体,又对视了一会儿,就已经迫不及待的扑向了对方,
两具火热的躯体重重地撞在一起,然后扑倒在柔软的大床上。

  「臭婊子,来摔跤啊,老子今天非办了你不可!」

  「废物东西,谁办谁还不一定呢!」

  两人各自推开对方,一点点地从床上跪坐起来,深吸一口气,猛地扑上去熊
抱住了对方。粗壮的双臂紧紧的搂住刻晴的肩膀,柔韧有力的双臂也像蛇一般缠
住了阿勇的肩,他们的头紧紧靠在对方汗津津的肩膀上,一白一黄两具火热的肉
体谁也扳不动誰. 阿勇故技重演,再次从背后揪住了刻晴的马尾,用尽全力拽了
下去。

  「啊啊啊,你好不要脸!」刻晴惨叫一声,死死咬住了阿勇的肩膀。「额啊
啊,你是狗吗,疯婊子,松口!」疼痛让早已疲惫不堪的身体无力支持,两人一
起瘫倒在了床上,肢体如同八爪鱼一样死死缠绕着。

  两个人一倒下来阿勇就爬到上位压住刻晴,双手和刻晴十指相扣把她压在床
上,两个人再次额头顶着额头,鼻子顶着鼻子。男人的胸肌压住女人馒头似的乳
房,几乎压成了两个大面饼。下半身,阿勇也不断用鸡巴摩擦小穴,刻晴满脸羞
红,恶狠狠地盯着阿勇。

  「骚婊子,真骚。老子说了要办你肯定说到做到。」说完他下身一挺,对着
小穴奋力一突……

  没想到刻晴突然挺起身子,鸡巴滑到了两腿之间,刻晴的大腿用力夹住肉棒,
再一个翻身,变成了女上位。随后,她努力压住阿勇肩膀,开始用性感的黑丝长
腿撸动充血的鸡巴。

  「蠢货,不是说要办我吗?看我现在给你撸射!」

  「哇啊!骚货!」阿勇也抓住刻晴肩膀,想把她推开,两个人都胳膊在空中
纠缠成一团,谁也不让步。见这样行不通,阿勇强行伸出一条腿挤到刻晴的两条
黑丝大腿中,想把她掰开,男人的毛腿和女人性感的黑丝长腿互相缠绕,很快变
成了四条腿两两对夹。

  随着两人腿部的用力,毛绒绒的腿毛在脏兮兮的黑丝上剐蹭着,与腿部的激
烈交锋相对的,是两人跨部的剐蹭,阿勇的巨根有意无意地在刻晴小穴上一下下
的蹭着,磨得刻晴瘙痒难耐,也一下下的挺起小穴去撞阿勇的阳具。「骚婊子,
还说你不是婊子……你……呼呼,已经想我操你想疯了吧?」阿勇一个用力,翻
到了刻晴的身上。「阳痿男,是你自己对着我的身体兴奋了吧?得不到女人的废
物看见女人就发情,真是,可悲!」随着最后一个字符,刻晴又重新翻到了上位,
将自己的丝袜撕了一个小口。

  「我的穴就在这,敢进来就夹断你的小牙签,废物男,你敢吗?」

  「还说你不是婊子,内裤都不穿就出来卖骚了,看老子捅死你!」阿勇腰部
一用力,早已饥渴难耐的大阳具便插了上去。在穴口便受到了强烈反抗,刻晴的
阴唇像是两片磁铁一般死死吸在一起。看着刻晴嘲弄的眼神,阿勇一咬牙,双手
抱住刻晴的腰,不顾一切的捅了进去。「啊啊啊啊」阿勇不顾一切的冲击让他成
功插了进去,但也为两人带来了巨大的痛苦,摩擦的部位火辣辣的,像是被火燎
了一样,他越插越心惊,刻晴的小穴又紧又有力,他感觉自己仿佛插进了一个贴
满砂纸的竹筒,越插越艰难。刻晴也同样吃惊,这个男人竟然这么顺利的突破了
自己穴口的防线,这根横冲直撞的肉虫迅速填满了她的阴道,还妄图向着更深处
进发……不行,别想继续前进了!

  呜呜啊啊啊!

  随着阿勇的发力冲刺,刻晴被插的向上仰头吐起了舌头。可恶……我才不会
……被你压制呢!

  说着,刻晴双手环抱住阿勇的脖子,抬起黑丝美腿用力夹住的阿勇的腰,同
时小穴内的肉壁收缩的更紧,来抑制他抽插的速度。

  啊啊!阿勇感觉腰快被夹断了,但下体小穴的急剧收缩让他又痒又爽,想一
路插到底却不能深入是最难受的,这时刻晴用力一翻又翻到了上位。

  「阳痿男,操到了我的小穴很爽是吗?现在换我来操你!」说着,刻晴奋力
下坐!小穴内壁开始撸动鸡巴,而且速度之快,让阿勇和刻晴都有些疼。

  哦哦哦哦!好……好紧!刻晴每一次撸动内壁都狠狠地摩擦着阿勇的龟头,
让他爽的闭上眼睛张开了嘴,很快就满头大汗。

  啊啊啊!好……好大!虽然是刻晴主动,但阿勇那个巨屌真是粗大!每次用
力下压都被大屌桶紧小穴深处,那种被填满的饱食感无时无刻也在催化着刻晴的
神经。这时,她抱紧阿勇脑袋,贴在自己胸前,对阿勇进行窒息攻击。

  嗯呜呜呜!

  强烈的窒息感让阿勇感到眼前一黑一黑的,双手胡乱的抓着,顺着刻晴赤裸
的香肩,抓住了那对俏皮的双马尾,如同抓住了救命稻草,阿勇死命地往下扯着。
「啊啊啊,你没完了是吧!」刻晴感觉自己的头发都要被扯下来了,只好松开双
手去掰阿勇的手。阿勇也趁机摆脱了刻晴的控制,将刻晴环在自己腰上的黑丝美
腿扯下,粗暴地将对方翻了过来。看到这个标准的后入姿势,刻晴感受到了危险,
但是不待她反抗,两对马尾便如同缰绳般再次抓在了阿勇的手里。「贱婊子,现
在是谁干谁?老子骑死你,哈!」在发根撕裂的疼痛感下,刻晴抬起了头,被迫
配合着阿勇一下下的冲击。完全劣势的体位让阿勇的巨龙在刻晴的小穴中横行无
阻,剐蹭着深处娇嫩的少女内壁,直指子宫。「卑鄙,无耻!」泪眼婆娑的刻晴
试着去组织起像样的反抗,都是苦于无法挣脱阿勇双手的控制,只能被迫防守。

  「婊子,你快要被老子干高潮了吧?真骚,真浪哦。」

  「这可是你逼我的!」

  情醉神迷间,刻晴又想起了那个自己憧憬的少年。我………我在干什么啊,
呜呜呜,旅行者,我对不起你,我,已经不干净了,我配不上你……阿勇一下下
的猛撞让刻晴回过神来。这个混账,如果是旅行者,绝不会这么粗暴,混蛋东西,
玷污了我,我也绝不放过你,咱们鱼死网破!刻晴银牙紧咬,发动了神之眼的力
量,一股强力的电流从她的子宫深处扑将出来,直冲阿勇的巨龙,在泥泞不堪的
小穴里使用雷的力量无疑是伤敌一千自损八百的战术,但是刻晴已经管不了那么
多了。

  「啊啊啊啊」在强烈的电击刺激下,两人一起泄了出来,如同山洪爆发般激
烈的高潮碰撞在一起,引发了更强的感电反应,两人翻着白眼一起瘫倒在了床上。

  「怎……怎么回事……」刚才的电击把阿勇电的一愣一愣,仰面倒在床上躺
了半天也没回过神来,并没有猜到刻晴拥有雷之力。

  而刻晴此刻背对着阿勇,撅着屁股,跪趴着倒在前面,小穴也一抖一抖的,
里面还有两人混合的白色液体流出,样子甚是滑稽。她也知道,不能再做一遍这
种自残行为了。

  可恶……阿勇想要撑起身子,却无力的跌倒。刻晴也几乎贴在床上爬到阿勇
旁边,看来刚才那一下两人都被电的没了力气,全身软软的。

  他们互相愤怒的看着对方,艰难的靠近彼此,然后抱在了一起。刻晴和阿勇
分别一只手抱住对方的脖子,一只手抱住对方的腰,头别着头,下巴卡在对方肩
膀上,全身也紧紧贴在一起,少女圆润的乳房再次贴上男人的胸板,被挤压成不
规则的形状,四个乳头也互相找到了对手,彼此厮磨在一起。

  虽然遭到了刚才的电击,但没想到鸡巴还是那么硬,而小穴也保持着湿润,
两人没有多想,下体狠狠一对撞,鸡巴再次入侵了小穴,小穴也吞下了鸡巴,两
人互相搅动着屁股,奋力抽插/ 紧夹对方,誓要在今天一决胜负。

  男人的毛腿和女人的黑丝美腿也互相缠绕,如同四条灵蛇,最下面的黑丝美
脚和男人的赤脚也互相摩擦着,随后二十根脚趾紧紧相扣,男人的赤脚脚趾插入
到女人的黑丝美足中,把黑丝都勾勒出脚趾的形状,刻晴的脚本来就比一般女人
大点,这么和阿勇一相缠,两个脚更是夹的严丝合缝,互相不给对方喘息之机。
都说十指连心,两人用力相夹的脚趾的疼痛感直接传到到全身的神经,使刻晴和
阿勇的皮肤浮现出淡淡绯红之色,都忍不住更加抱紧彼此,鸡巴和小穴也缠的更
深!更紧了!

  两个人开始缓慢的滚动,一会儿阿勇在上,九浅一深地用大鸡巴猛插小穴,
一会儿又是刻晴在上,狠狠地高抬屁股下砸,小穴猛夹鸡巴。随着两人不断变换
着上下位,胯部死死抵在一起,每一次的对撞从鸡巴和小穴的结合处都会挤出二
人混合的丝丝淫水。雪白肌肤的女体和黄皮肤的男体交项缠绵在一起,仿佛要融
合进一个身体里,满嘴酒气的大嘴与小巧的小嘴严丝合缝的贴在一起,四片唇如
同被粘在了一起,谁也无法分开,浑浊的气息在两人的嘴间交换着,感受到窒息
的快感,两人翻滚的力量再一次加大,如同翻煎饼一般迅速变换着体位,直翻得
阿勇气喘如牛,刻晴香汗淋漓。不知不觉中翻到了床边,打得火热的两人谁都没
有注意,一翻身便摔到了地上。

  「啊!你个死男人不看着点儿!」

  「你个臭婊子抱我抱的那么紧,我看哪儿呀?」

  「呀!让你嘴硬!」

  「啊!你敢掐我,我也掐你!」

  「啊啊!好疼!可恶,是不是男人!」

  「啊啊,疼呀!你个臭女人!」

  「你个臭男人!」

  互相掐着,打着,两人滚到了床下,随后狭小的床上爆发出一阵阵问候对方
祖宗十九代的脏话和扭打撕扯的声音。没过多久,就伸出两双十指相扣的手,白
色的在上,黄色的在下,看来是刻晴压制住了阿勇,还有阵阵粗暴的呼吸声,看
来两个人都打的够累,话都懒得说了。随后这两双满是掐痕的手渐渐向左和右转
过去,就好像在空中画了个圆,就伸到床底下看不见了。接着又是一阵粗暴的翻
滚声,没过多久又伸出来四条两两缠绕的腿脚,似乎摆了个大字,而且男人在上
女人在下,黄褐色的毛腿和性感的黑丝美腿互相纠缠,脚丫也互相摩擦,但这种
状态又没持续多久,四条腿就快速的彼此缠绕成一团,如同麻花一般,从大腿根
部,到纤长的小腿与粗壮的毛腿肚,再到两对大脚,甚至连脚趾都死死地抠在了
一起,你中有我,我中有你。随后,两条纠缠的大肉虫又藏了床下,接着又是一
阵厮打,翻滚,碰撞,和沉重的呼吸声,还有啪啪啪的声音。

  很快,各种声音越来越响,两人的动作也越来越快,不断地拉动对方撞向自
己,小穴与大鸡巴撞得啪啪作响。紧接着,床下翻滚出一个黄白相间的肉球,两
人此时死死地抱着彼此,鸡巴和小穴,男裸足脚趾和女黑丝脚趾,全身都紧紧贴
合在一起。太惨了,他们满身都是对方和牙印和抓痕,俩对紧贴在一起的嘴唇都
被对方咬破了,阿勇的胸膛上左一道血痕,右一道抓痕,刻晴的一对小巧的乳房
已经耷拉了下去,上面混杂着几个大大的牙印,两对纠缠在一起的腿上到处都是
掐出来的淤青。两个人恨死对方了,他们彼此对视,而下体疯狂的交合着。

  「呜呜呜……骚娘们你就要高潮了吧!」

  「你也要去了吧阳痿男……」

  随着两人的脸靠的越来越近,他们从鼻尖接触,到鼻子都快被对方压平。就
在刻晴和阿勇的脸还能贴的更近时,下体传来的快感直刺两人神经。

  「啊啊!这感觉……」

  「呜呜……是要……高潮……」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随着两人高亢的叫声响起,男人的阳精和女人的阴茎像两把机关枪一样疯狂
的对射着!在刻晴的小穴里展开了一场殊死较量,精液和淫液碰撞在一起,四处
飞溅,逐渐形成一个大的漩涡,向着刻晴的子宫涌去,甚至还有不少射入了阿勇
的尿道里。

  哦哦哦哦!两个人被这种快感刺激的直翻白眼儿,嘴也变成了O 的形状,他
们的身体激烈地颤抖着,很快就放开了彼此的身体,反方向倒了下去。

  因为刚才同时高潮的快感太激烈,导致刻晴现在的状态不亚于刚才被电击,
只不过是仰面躺在地上,小穴颤一抖一抖的,里面还有阿勇和自己混合的白浆流
出而阿勇的样子更滑稽,他同样整个人仰面朝天,两条腿曲着膝盖,中间那根巨
大黝黑的鸡巴竟如一根天线一样直指向天,也在一下一下的颤抖着,整根鸡巴上
都是刻晴和自己的混合液,好像给鸡巴附了一层黏糊糊的膜,时不时还不受控制
的喷射出一发精液,射在天花板上,有些没射上去的就落在了自己肚子上,看上
去活像个把自己撸的精尽人亡的倒霉鬼……

  刻晴感到小穴一阵空虚,阿勇也感到大棒热切需要着热穴的滋润,两人四目
相对,没什么可说的了,继续干吧!不待阿勇起身,刻晴便扑了上去,已经操到
红肿的小穴一口吞下了脏兮兮的巨龙,黑丝美足重重地踩在了阿勇的胸上,白玉
般的双手用力压住阿勇的双臂,向着阿勇发起了一次次的冲击。每次抽插都直抵
子宫,刻晴虽然难受,但是终归是进攻方,阿勇只感觉自己的高潮越来越近了,
不行,不能这样下去。趁着刻晴也高潮在即,意乱情迷之际,阿勇抽出了左手,
狠狠地插进了刻晴的屁眼。

  「啊啊啊!你干什么,你好不要脸!」未经耕耘的少女后庭被粗暴的插入,
刻晴一下失去了上位的优势,火辣辣的疼痛瓦解了她全面的进攻,阿勇趁机抢到
了上位,对着胯下美人疯狂地输出着。

  「贱婊子,你懂什么,撅着个屁眼子不让…………哇啊啊啊啊啊!」万万没
想到,刻晴不知道从哪抽出了一根木制的双头龙,狠狠地戳进了阿勇的屁眼,粗
糙而未湿润的双头龙如同一根烧火棍一般,这下阿勇深刻体验到了刚才刻晴的痛
苦,惨叫的阿勇没有翻和刻晴一样的错误,他狠狠地一拔屁股,将双头龙的另一
端捅入了刻晴的后庭,两人又爆发出了一阵惨叫声。

  「让你也………尝尝,被插的,滋味。」

  「骚婊子,你……找死,老子把你两头都,插烂!」

  「来啊,看谁死。」

  愤怒的两人早已失去了理智,疯狂地挺动腰部互相碰撞,在他们的运动下,
粗大的双头龙终于完全没入了两人体内,每抽动一下,都会带来一阵撕裂的,爆
炸开一般的疼痛。满眼是泪的两人再次死死搂住对方,一口咬住了对方肩膀,开
始了新一轮的亡命翻滚,这次体位不再有任何的帮助,无论是谁发起进攻,都只
会把双方带入更深的欲望地狱………

  在痛苦,快感的双重作用下,两人终于达到了一次超大的高潮,后门的痛苦
都不在明显,前面针锋相对的穴与大棒没有漏出一滴精华,涨到仿佛随时可以爆
炸,两人的嘴张到了极限,想喊却喊不出任何声音,颤抖的身体逐渐变得僵直,
重重地砸在了床上。

  呼啊……呼啊……

  也不知道刚才的高潮喷射了多少精华,刻晴和阿勇愣是在地上躺了半天,伴
随着两人沉重的喘息声渐渐平稳,先恢复过来的是刻晴。

  她艰难的站了起来,瞥了一眼刚才交合的男人,此时正跟条死狗一样无力。
刻晴似乎想了些什么,随后就进到了里屋。

  淡淡的雾气弥漫,里面摆着一个巨大的木桶,里面是温热的水,还有霓裳与
琉璃百合的花瓣点缀,好香啊~ 刻晴顿时心情愉悦起来,泡进去一定很舒服,脱
下破烂不堪的黑丝,刻晴躺进了木盆中,感受着温水与花香滋润着肌肤,她享受
的闭上了眼,开始思考起自己这放荡的一夜,以后该怎么办呢…………不知过了
多久,她听到有什么动静,睁眼一开,那个讨厌的男人居然也来了。

  刻晴顿时露出了厌恶的神色,「你进来干嘛?」

  「为什么?」阿勇这一反问让刻晴懵了一下「刚才你明明可以羞辱我……」

  「本小姐懒得做那种无聊的事!」

  「……」阿勇看起来有点尴尬。

  怎么回事?这个讨厌鬼怎么和刚才判若两人?就在刻晴纳闷时,阿勇走进了
木盆中。

  「喂!」刻晴生气的看着他,阿勇突然逼近刻晴,双手放在她肩膀上,「咦?」
刻晴有些羞涩,却发现阿勇的脸比她还红,「我……」阿勇和她对视了几秒后,
突然吻了上去。

  「呜呜……」刻晴本来想反抗,但阿勇紧紧抱住了她的脑袋。那是一个笨拙
的吻,起初只是嘴唇相互贴合,然后他把舌头伸进她的嘴里,两个人舌头交缠,
来回摩擦,又进行了一场小小的摔跤。终于,他放开了她,刻晴抬起头来看向他,
一双美目晶莹剔透,里面仿佛闪动着点点泪光,少女的脸蛋也是秀丽绝俗,在沉
沉雾气中更是显得迷幻动人阿勇几乎难以想象,自己刚才居然对如此美颜绝伦的
女孩做了这么粗暴的事,正尴尬着。末了,只听刻晴小声说道:笨蛋……没和女
孩子接过吻吗?

  阿勇惊讶的看向她,这次刻晴双手抓紧他的肩膀,看着他的眼睛,慢慢地靠
过去,轻轻咬住了他的下唇,随后伸出舌头挑逗着他的嘴唇,当阿勇想伸出舌头
与她缠绵时,刻晴又快速收了回来。阿勇瞪大眼睛看向她,发现刚才那双迷离、
梦幻的眼眸此时充满了一股清灵之气,仿佛有了精神,她正朝他俏皮地笑着。

  好像被戏耍了一样,但自己此刻的心情绝不是生气。阿勇猛的抱住刻晴,狠
狠地吻了她,没有任何技巧,只是想要让对方充分感受到自己的存在一般,此时
刻晴也积极的吻住了阿勇。

  呜呜……笨蛋……

  浴缸中的两人此刻再也无法抑制种肉体的欲望,以面对坐位的姿势再次结合
在了一起

                啊~啊~

  阿勇一下一下的顶着肉穴,刻晴也一下一下的夹着肉棒,起初两人的动作还
算温柔,后来幅度就越来越快。他们抱成一团,在圆形木桶做的浴缸里相互交缠,
彼此夹住对方的腰,当高潮来临之际,又紧紧相拥,生怕混合的精液和爱液逃离
彼此的身体,流入水中融化了。

  过了一会儿,刻晴放开阿勇,两人背靠着浴缸,上半身已经分离,但下体依
然结合在一起。刻晴似乎露出了满意的笑容,此时就像个高贵的女王俯视着奴仆,
她一只脚搭上了阿勇的胸肌,来回抚摸着,阿勇见状,坏笑这又挺动了两下那个
尚未软掉的鸡巴。

            哦~你这牛鸡巴可真好使

  哈哈,插的你舒服吗?

  讨厌……别以为刚才你那样就……我会好好榨干你哦~ 好呀,不管多少次,
我都会好好满足你……

  刻晴依然保持居高临下的表情看着阿勇,白嫩的脚掌从他的胸口游离到脖子,
随后又向下抚摸着他的腹部。

  哦~ 男人似乎也很爽,也伸出一只脚丫子抚摸着女人的乳房。刻晴一下子把
他的脚甩开,两人瞬间又搂成一团在水中激烈的翻滚起来,在狭窄的木桶里溅起
水花随着白黄相间的肉球再次翻滚而出,刻晴和阿勇的战场也转移到了各种地方。
一会儿,他们两人跪在地板上,阿勇拉着刻晴的手从后面深深插入她的子宫。一
会儿,阿勇仰面躺在地上,刻晴坐在他胯部,鸡巴和小穴一边结合,刻晴一边把
脚伸进阿勇的嘴里,而阿勇卖力地舔着。又过了一会儿,两人保持侧躺69的姿势,
刻晴张大嘴吞吐着阿勇的肉棒,阿勇也把整张脸贴在刻晴小穴上疯狂吸着阴道。
还有一会儿,两个人用手撑着上半身,面对面胯部死死交叉抵在一起,互相有一
条腿搭在对方身上激烈地碰撞。再有一会儿,阿勇撑在地上,刻晴则趴在他背上,
两只白嫩的脚丫穿过胯下撸动着那黝黑的肉棒。最后,两人又抱成一团,嘴吻着
嘴,胸压着胸,胳膊紧紧搂住对方的脖子和腰,四条腿也相互缠绕,就连白色的
女脚和黄色的男脚也脚趾紧夹,两人全身心都结合在一起,仿佛要把两个身体紧
紧交融成一个。在被子里来回翻滚……

  随着清晨的第一缕阳光照射进窗户,码头上响起了工人们的喊声,商人们的
叫卖声,还有孩童们的嬉戏声。房间内,被子被一只慵懒的手掀开,露出了里面
交项而眠的一对男女。男人黄褐色的皮肤与女人白皙紧紧相缠,两人的下体到现
在都没分开可以判断出昨晚的肉战是多么狂热。刻晴慢慢地把阿勇推开,把完全
散开的头发重新梳理成可爱的双马尾。

  呜呜……宝贝,不要离开我……似乎是还在说梦话,察觉到爱侣的离开,阿
勇猛然惊醒。

  环顾四周,看到昨晚的女孩正在一旁换衣服,才安下心来。

  嗨!你不打算告诉我你的名字吗?

  此时的刻晴已经穿好了衣服,回过头去,那美丽的面容上多了几分英气。
「刻晴」她冷冷地说完这两个字,在阿勇还呆愣在床上时就离开了。

  过了些许日子,刻晴在总务处办公时,听到了千岩军的报告,似乎从码头来
的一个勤务工恳请拜见她,说有很重要的事思索了片刻,刻晴答应了,并吩咐把
那人单独带到自己的办公室。

  来的正是阿勇,他先是呆望了刻晴几秒,似乎想把她的面容看的更清楚些,
随后马上跪了下来。

  「玉……玉衡星大人,求求您……不要杀小的灭口……」

  「为什么要杀你……」刻晴的话冷冰冰的,没有丝毫感情。

  「因为……小的那天喝醉了,没想到撞上的是您……而且也没认出来……」

  「算了……也不都是你的错,那天我也喝醉了……」

  「啊……」阿勇惊讶地看向刻晴「如果你就是为这事儿来的,那可以走了,
我对没价值的人不感兴趣。」

  「啊……是……是」阿勇看起来有些沮丧,虽然说着这样的话,但却在原地
愣了半天也没动。

  「怎么了?你打算呆到什么时候?」

  刻晴走上前去,看着他,那种姿态完全就是主人对仆人一样。

  「我……我……」心里似乎十分复杂的阿勇,抬起头看向刻晴,就像一直受
伤的小狗,可怜巴巴的祈求你的帮助但此时刻晴的表情和那晚没有半点相似之处,
那个迷离梦幻,俏皮可爱的少女仿佛失踪了一样「刻……刻晴大人……我……」
阿勇慢慢靠近刻晴,好像想要确认和那晚究竟是不是一个人一样,他一边带着恐
惧的神情,一边端详着刻晴。

  最终,他吻了上去。

  刻晴没有躲开,也没有反抗,两个人从轻轻的嘴唇接触到彼此相拥,再到舌
头互相交缠,阿勇越来越大胆,直到吻的两人都气喘吁吁才停下来。

  呼啊……呼啊……

  看着那个面色桃红的娇羞的少女,阿勇确信,他的感觉没错。

  「你好大的胆子~ 为什么这么晚才来找我?」刻晴脸上浮现出了魅惑的笑容
「刻晴大人……我……」

  「我调查过了,你早就被博来开除了,当了几天的闲人,日子好受吗?」

  「不!只要不在刻晴大人身边……哪怕让我当万有铺子的老板也不好受。所
以……恳求您……让我……」

  「我刚才说过,我对没价值的人不感兴趣,留你在身边……有什么用呢?」
刻晴似乎想进一步挑逗他「我……当过勤杂工,力气大些,只要是力气活您都可
以叫我,我……大概就这样……啊!」

  阿勇回过神来,发现刻晴正抓着他的胯下,轻轻的揉捏着「别再对我用敬语
了,」她凑到他耳边「你可有大用处~ 」

  夜里,在刻晴的宅邸……

  「哦~ 哦~ 」刻晴正躺在床上,美目紧锁张开小嘴十分享受被爱抚的过程。

  「呜呜……」阿勇一边用双手揉着少女娇嫩的乳房,一边在下面舔着那饱满
的阴户。

  「嗯……阿勇……啊啊~ 」下体被舔的瘙痒难耐,刻晴忍不住叫出了爱侣的
名字。

  「啊……晴儿……」阿勇也爬上来,把肉棒对准小穴,深深地插了进去。

  「啊……啊……」就像上次一样,全身心都和对方结合在一起,两个人在幸
福的快感中达到高潮。

  ……

  看着窗外明月,刻晴在阿勇的怀里扭动着,似乎还没享受够那股余韵。

  呼呼……没有咱俩第一次那么疯狂呢~ 刻晴用脑袋蹭着阿勇,像只撒娇的小
猫。

  你喜欢那样?那我就粗暴点~ 哼哼……你以为能战胜我吗?

  哈哈,看我不把你的子宫灌的满满的……

  来呀!

  哈!来呀!

  紧接着是一阵激烈的肉体碰撞声,小穴和鸡巴又开始了属于它们的史诗大战。

  「啊……晴儿……我爱你」

  阿勇看着身下的少女柔情似水,忍不住再次吻住了她。「嗯,我也爱你。」
刻晴微微一笑,回吻了上去,这么多天,她想了很多,也明白了很多,这世上,
有些事,总是不能如意的,有些人,也总是不能在一起的,与其黯然神伤,不如,
活在当下,享受好眼前生活的每一天。

  随着两具肉体身体忘我的翻滚在一起,今晚注定是个不眠之夜……
0

精彩评论

暂无评论...
验证码 换一张
取 消